页面载入中...

  张斌先生,自1954年上海师范大学前身上海师范学院创建起,就在上海师范大学从事汉语教学与研究,张斌先生说,他上一辈子课,从来没有迟到过一节课,不仅从不迟到,每节课都会早到教室10分钟以上,他说,早到一会儿可以把教室环境看看,把黑板擦干净,把讲义或教案、粉笔等准备好,从从容容、笃笃定定地站在教室门口等待学生们的到来,学生们一声“老师好”是他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。60多年来上课从没迟到过,这大概也能算“第一”人吧。

  张斌先生是上海师范大学语言学类第一个硕士学位点、第一个博士学位点及第一个博士后流动站的创建者,培养出上海师范大学第一个博士和博士后,也为韩国培养出第一个现代汉语语法学的博士,为海内外培养出许许多多优秀学子;他是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第一任所长,为学校语言学科建设和发展做出无可企及的贡献;他是我国第一部描写语法《现代汉语描写语法》的主编,第一个语言类奖学金“张斌奖学金”的设立者,是上海师范大学第一位上海市学术贡献奖获得者,第一位上海市语文学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。

  93岁仍然坚持上课

  先生长期给本科生上基础课和选修课,后来给硕士生博士生上课,但直到2013年6月,93的先生还是“站着”给博士生上完最后一节课。他说,“站着”讲课是对学生的尊重,也是对教师职业的尊重。

  其实,任鸿飞在刘洋洋、冰冰肉体上的阳萎,真正原因并不在肉体,而完全是精神上的阳萎。在刘洋洋这里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相较于权贵的自卑式精神阳萎;在冰冰这里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传统道德的性观念自洁式精神阳萎,他从骨子里看不起冰冰这样靠出卖身体赚钱的外围女,尽管他自己就是冰冰的主顾。性爱发展到这种程度,自然已经毫无纯粹的性爱可谈,既然如此,任鸿飞又怎么可能真正获得性爱上的拯救?所以,他外在的肉体阳萎已成死局,而这一切都源于内在的精神阳萎。

  说到林丹妙,在小说中任鸿飞之所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成功地实现了“重振”,是因为他放下了沉重的精神枷锁:单纯的、追求高品质精神生活的、出身于普通家庭且每月都在还房贷的林丹妙,可谓与任鸿飞“门当户对”,所以,他既不必自卑,也不用过于自傲。

  但是,如果现实地看,身为电视台美女当红主持人的林丹妙很难“出瘀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只看她能搞掂财经界大腕接受自己的电视采访的过硬手腕,就可以推测得到林丹妙并非任鸿飞所想象的那种纯纯然、洁洁然、柔柔然、弱弱然的普通女子!与林丹妙相对照的是,小说也曾描述了另一个主持人阿娇,她是任鸿飞收买来搞定官员的“糖衣炮弹”,她知道他在利用她,但她反而借机上位,撇开任鸿飞,让她的石榴裙发挥最大效用。何况,林丹妙与任鸿飞的婚前性爱呈现得并不保守,甚至于有些开放。这样一来,对任鸿飞来说就悲剧了:一旦知道林丹妙可能会发生的“情外情”,在性观念上极度矛盾上的任鸿飞,必然会重新肉体阳萎,并且是永远的肉体阳萎。很难想象,一个享受到了美妙性爱、身处各种巨大诱惑的年轻美女,会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守身如玉,一尘不染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非遗中国:热巴舞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