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【priya rai】季炳雄出狱 与叶继欢张子强合称香港“三大贼王”

priya rai

  如今在介绍辜鸿铭的一般性文字里,都会在他的名字前面按上一个“怪杰”的头衔。倘若搜索一下关于辜鸿铭的媒体文章标题,各种“怪杰”纷至沓来:清末怪杰、民国怪杰、狂士怪杰、旷世怪杰、文坛怪杰……总而言之,就是要强调辜鸿铭的与众不同。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公众对辜鸿铭的刻板印象就是一个很有学问的怪老头,也十分乐于阅读和传播那些学术思想之外的趣闻轶事。

  关于这一点,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指出,“近代以来的读书人,对于辜氏奇特的身世以及非凡的语言能力,还有诸多妙语,比如辫子、茶壶、三寸金莲等,不乏拍案叫绝者。可一句‘文坛怪杰’,就基本上将其‘消费’掉了。对于奇谈怪论,‘宽容大度’的国人历来的态度是:可以欣赏,但不必当真。这么一来,名满天下的辜鸿铭,其实没有多少及真正的听众。辜氏晚年自称京城一景,想来不无凄清落寞的感觉。满城争说辜鸿铭,这与西山看红叶或动物园里欣赏‘国宝’大熊猫,差别不是太大。”(《轶事之外的辜鸿铭》,载《中华读书报》1996年5月8日)

  然而辜鸿铭从来没给自己贴上“怪杰”的标签,那么后来流行于世的称号又是出自何处?

  梳理辜鸿铭“被重新发现”的过程,可以肯定岳麓书社1988年出版的《文坛怪杰辜鸿铭》(伍国庆编)一书功莫大焉。此书印量虽然只有2200册,但是对于辜鸿铭后世“怪杰”形象的塑造具有关键性的作用。

priya rai

  段君:雷双作品中的“意志力”

  我想讲三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是我自己感受到的,雷双老师作品中的一个关键词叫意志力,我觉得属于是一种比较虚弱的意志力。第二是我想分析一下为什么雷双老师的作品最后没有走向肌理,因为肌理效果在她的作品中曾经出现过,但是为什么她比较克制,而且后来没有走到这一步。第三,我跟王端廷老师比较相近,认为“光寂”系列很特别,我一会进一步分析一下“光寂”系列的突破性在什么地方。

  第一,我进来看了展览之后,觉得展览很整体,但是有一件作品在形式感上稍微显得另类或者突兀一点,就是《红与黑》这件作品,这件作品是展览里比较少有的、采取直接对抗或者对立的一种形式,因为其它作品相对内敛一些。大家可以看到,雷双老师1995年的这件喷薄作品和2013年的日食葵,日食黑色的力量显然更强大。所以我觉得这件作品很有意思,其它作品都没有采取直接的对抗,虽然其它作品也含有意志力,但是艺术家采取了一种比较衰弱的形象去进行隐喻,我觉得这是雷老师作为女性比较特别的地方。

  第二,为什么雷双老师的作品没有走向肌理,我看到很多作品由线条、形状、团块等比较尖锐的东西组成,不太圆润,是不是它不太符合女性特质,当然这是女性本质主义的看法,女性不一定要用圆润的线条或形状,但是我感兴趣的是她的线条为什么经常是一种折断。从整体上看,雷老师作品的文学性主要体现在诗性方面,不是叙事性,所以我觉得她比较克制肌理,或许她想超越物象或物质感,因为肌理在现代主义的范畴内也是属于物质感的一种,物象则包括形象。

标签: priya rai
admin
【priya rai】季炳雄出狱 与叶继欢张子强合称香港“三大贼王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