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【丫头放松一会就不疼了】新西兰驻华大使:新西兰人也爱过中国春节

丫头放松一会就不疼了

  “我父亲有所不为,清白做人,抗战时期,国民党中有人劝他到重庆做官被拒绝,后来有人拉票请他选国大代表,他也拒绝,我父亲是这么一个人。在他书桌的玻璃板上压着一幅他自己写的,就是改李商隐的诗句‘但得夕阳无限好,何须惆怅近黄昏’,这代表他晚年的心态。”朱思俞说。

  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陈平原教授在发言中说,“一生如此短暂,居然有那么多功业,去世多年仍被人挂念与怀想,这很不简单。” 陈平原说,同样谈古论今,陈独秀独断,胡适之宽容,闻一多决绝,朱自清通达。他还提到,《背影》序里朱自清说:“我是大时代的一名小卒,是一个平凡不过的人”,类似的意思他在很多地方都提及,“你以为他矫情,不是的,他真的这么想。”陈平原认为。

丫头放松一会就不疼了

  小号与乐队《自由探戈》在维也纳的舞台上展示了中国年轻一代音乐家的精湛技艺,连维也纳当地观众Meder先生都竖起了大拇指。匈牙利观众Krimskrmed女士对来自中国成都的乐团给予了高度肯定,“这次演出非常棒!舞台上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风格,不像欧洲人,也不像美国人,就做他们自己非常好!”说完还连连追问乐团什么时候到匈牙利演出。

  意大利观众Vito有一个响亮的中国名字龙义和,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让他自学了一口流利的中文。“很荣幸也很伟大”,Vito由于工作的原因多次到过中国,也在中国和维也纳分别听过很多音乐会,但像当晚中西融合的演奏方式还是第一次接触,“他们很厉害,搭建了维也纳和中国文化之间的桥梁”。

  中西交融民乐展示文化自信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【丫头放松一会就不疼了】新西兰驻华大使:新西兰人也爱过中国春节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